栏目导航
仙寓山简介
景点介绍
神话传说
郑氏农家乐
人文历史

在线商城

这种味道让多少东至人朝思暮想……

有一种味道,融合了盐的味道、风的味道、阳光的味道、时间的味道、人情的味道,飘在东至的大街小巷,深藏在东至人的心间。

起秋风,晒菜干
 
“你这白菜看起来不错,多少钱一斤,哪买的”“你家今年买了多少萝卜啊”……深秋时节,小区大院里,邻居们见面打招呼似乎都离不开萝卜白菜的话。
 
 
阳光扫去前段时间的阴雨绵绵,东至妈妈们在深秋的暖阳里忙得不可开交——又到了晒萝卜干的最佳季节啦!
 
 
 
对于大多数东至人来说,在冬天,冰箱里总是满满的放着各种装咸菜的瓶瓶罐罐。
 
 
小时候在外婆家,每天早上,外婆都会煮一大锅白粥,配一盘萝卜干。一口稀饭,再夹一块萝卜干,咬上一口,嘎嘣脆,真是令人回味无穷啊。
 
每一家的咸菜都有每一家的味道,是一种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家的味道。
 
图摄:花开半夏
 
在农村,人们通常会把大竹匾放在门口的大院子,再把要晒的食材摊在在上面,用筷子挑几下,将他们散开,从清晨开始晒,下午三四点再收回来。
 
 
地上一块竹匾,抬出抬进,每天翻一番,为的就是让食材充分吸收太阳的光和热。
 
 
把白菜一颗一颗地摊开,颗与颗之间留出一些缝隙。摊摆好了,便可心满意足地看着大好的日头尽情地亲吻这些丰满的大白菜。
 

 
简简单单的白菜,在一抹一抹的阳光中沐浴,在一层一层的粗盐中发酵,又被赋予了新的口味。因为一段时光,一些人,普通的味道变得不再普通。
 
腊月,腌咸货
天一冷,人们也开始馋各种腊味了。一排排腊肉在阳光下琳琅满目,在日光下闪着油光,令人垂涎欲滴。
 
 
每当看到一排壮观的晒腊肉的场面,就知道要过年了。
 
听妈妈回忆道,儿时每次快到过年的时候,家家户户都开始杀年猪。大人们把宰杀的年猪切成长条,用各种调料腌制好了,便挂在架子上晾晒。有的人家爱吃熏腊肉,将猪肉用配料腌制后,将其用绳子挂起来上,加入陈皮等香料,再经谷壳、木屑等烟熏,烟火味十足。
 
 
在外的东至人,快过年了,在梦中看到自己正坐着归家的列车,醒来时,给家中打一个电话,妈妈告诉你“家里的年猪已经杀好了,等你回来就可以吃腊肉了”
 
离家的日子每近一天,对腊肉的念想就更深一分。
 
 
小时候,腊肉是过年的味道;长大后,腊肉是家乡的味道。
 
 
把肉细细地搅碎,加入各种调料,灌入肠衣,这就是人们熟知的香肠。撑竹竿,拉长线,晒香肠,让太阳滋养每一寸香肠。千家万户灌香肠的方法也有不同,一家一个味道。
 
 
香肠最简单也最好吃的做法就是和米饭一起蒸,打开饭时,香肠的肉香夹杂在米香中,面上那一层粒粒白色的米饭中带着金黄色的香肠油,越吃越香,欲罢不能。
 
 
那些红白相间、晒得油润光滑、拥有阳光味道的腊肉,制作的每一步里都满是亲人未曾说出口的关心与爱。
 
 
说到腌咸货肯定少不了腌咸鱼,从鱼背部剖杀、洗净鱼肚,再抹上盐腌制,待水分干后即可在太阳下晾晒。吃时将鱼切成小块蒸熟或者红烧,味道鲜美。尤其那种两三寸长的小鱼,腌制好红烧后可以连鱼骨刺一道嚼碎吃掉,简直是不爱吐鱼刺人的福星。
 
 
只要遇上有大太阳的好天气,人们就开始摆出竹匾、撑起竹竿,晒晒咸菜腊鱼腊肉。
 
 
午饭后,萝卜和白菜“安谧”的晒着太阳,香肠在阳光中“荡着秋千”,欢笑声时不时从一圈围在一起唠嗑的人中传出来,平平淡淡。
 
想爸想妈想回家,有一种想念叫做“爸妈,我想吃家里的萝卜guo腊肉香肠了!”

转自:东至人网